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大学教学 > 正文内容

对话《伍六七》导演何小疯:只有做出“爆款”才能盈利

作者:admin 文章来源: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:2021-12-05

  “阿珍爱上了阿强,在一个有星星的夜晚……”洗脑中毒的歌词和旋律,一度成为B站的热门梗。

  很多人第一次知道这首歌,或许并不是因为《乐队的夏天2》中火了的五条人,而是一部跟它同样“画风清奇“的动画作品——《伍六七》,《阿珍爱上了阿强》就是其中的一首插曲。

  8月7日,在第26届上海电视节白玉兰奖的颁奖典礼上,《伍六七》的第二季《伍六七之最强发型师》突出重围,斩获了最佳动画剧本奖。

  “挺意外的。”近日《伍六七》的导演何小疯接受时代财经专访,谈及经过两次提名终于获奖后的感受时,他靠到了椅子上大笑起来,“我们之前还开玩笑说要创造一个最长的陪跑记录,虽然拿不到奖,但争取每年都入围。”

  作为近五年来第一部获得该奖项的国漫作品,《伍六七》再次被冠以“国漫崛起”的标签。

  但在何小疯看来,国产动画目前尚且只能说走在了“复兴”的道路上,“现在越来越多人愿意看国漫,市场上也产生了很多优秀的作品,但是‘复兴’和‘崛起’是两个概念,这是一个向上的过程,只是时间问题。”

  何小疯原名何伟锋,2010年广州美术学院动画专业毕业。虽然很喜欢画画,但起初他对进入动画行业并不执着。

  在何小疯读大学期间,中国动画行业并不景气,粗制滥造、抄袭、低幼的作品层出不穷。缺少优秀的动画作品,资本不愿意进入,行业赚不了钱,动画市场一度陷入僵局。

  “那时候还没有网络动画,观看动画片只能通过单一的电视渠道,而且市面上大多是一些比较低幼的作品。”何小疯回忆到。

  因此,在当时包括何小疯在内的动画专业毕业生看来,发展更好、收入更高的游戏行业或许是最好的出路。但在那之前,何小疯首先需要完成他的毕业设计。

  “毕竟学了4年,怎么也得做一个动画作品为自己的大学生涯画一个句号。”何小疯说道,“想着做完这个我就再也不碰动画了,当时觉得这么做还挺酷的。”

  怀抱着这份仪式感,《小胖妞》诞生了。出乎何小疯意料的是,这部作品成了他后来走上动画创作之路的起点。

  2010年,《小胖妞》一经播放便引起了网友和业内人士的广泛讨论,并获得了包括“伦敦万象电影节”最佳动画短片奖在内的多个奖项,随之而来的是各个动画公司的邀约。

  抱着试一试的心态,何小疯踏入了动画行业的“大门”。在后来三年多的时间里,他延续了《小胖妞》的生命,并将其做成了一部系列动画。

  2014年初,《小胖妞》在上线集后暂停更新,何小疯的事业也紧跟着进入了停滞期。

  《小胖妞》项目暂停后,何小疯给自己放了个假,“那大概是我最迷茫的一段时间,突然发现自己毕业后的三年时间原来全部都花在了《小胖妞》这个项目上,当这个项目进行不下去的时候,其实是没有事情可做的。”

  带着一丝的不甘心和无法抛弃的“使命感”,何小疯于2015年成立了小疯映画,开始了《伍六七》的创作。

  《伍六七》讲述了在一个名为“小鸡岛”的地方,有一个可以变幻成不同形态的名为伍六七的刺客,为了找回自己的记忆,他承接了各种奇葩的刺杀任务,却没有一次成功过,反而总能用爱化解仇恨与偏见的故事。

  在吸取了《小胖妞》的经验后,何小疯这次的目标十分明确,“《伍六七》从筹备之初就是一个商业项目,我个人的一些很艺术的追求不会放到这上面,而且在前期构思的时候会更详细,例如伍六七这个人物的前史和未来。”

  巧合的是,就在一个月后,现象级国漫作品《西游记之大圣归来》横空出世,国产动画行业犹如被注入了一针强心剂。同时期,手游的旺盛也使得行业对IP的需求加大。

  随后,平台纷纷入局。2017年,B站单独开设了“国创(国产原创)”专区,致力于国产原创动画的推广与生态维护;而以优爱腾为首的视频网站也向国创发力,其中,腾讯视频手握阅文集团大量优质IP,进行资源整合,进入深耕阶段。

  作为《伍六七》的导演,从编剧、角色设计、分镜、剪辑、片尾曲作词再到主角伍六七的配音,几乎每个环节何小疯都要亲自上阵。2018年5月17日,沉寂了4年后,何小疯在微博发布了一条动态:“我回来了”,并附上了《伍六七》第一季《刺客伍六七》的宣传海报。这条微博评论不多,只有55条,但其中不乏《小胖妞》时期的粉丝,还有人在等待何小疯。

  随之而来的是《伍六七》的爆火,从第一季到第二季分别获得了豆瓣8.9和9.2的评分,截至发稿B站两季的总播放量累计达到了4.8亿,系列追番人数692.6万。同时,在与啊哈娱乐的合作下,《伍六七》也成功走上了IP衍生的商业化道路。

  今年上半年,《伍六七》系列两部作品成功出海,相继登陆全球顶级流媒体平台Netflix,被翻译为29种不同的语言字幕推往190个国家和地区。

  对于何小疯而言,做动画更多时候不是“坚持”而是一种“选择”,“其实并没有那么多使命感说这辈子都要为动画事业而奋斗,就像我选择了做《伍六七》,其实是因为还有很多想要表达的东西,觉得自己还可以做得更好。”

  同时,何小疯向时代财经透露,《伍六七》第三季将争取在今年年底上线,《伍六七》系列整个故事大概会有六季的长度, “但也不一定,不过结局我已经想好了,《伍六七》不会是一部‘有生之年’的系列。”

  时代财经:目前有很多优秀的动画作品都是出自一些小的工作室和独立导演,但似乎在“爆款”诞生之前他们都是沉寂的状态,是不是意味着,只有做出了“爆款”才能盈利?

  从经营上讲,动画公司主要分为两种,一种是制作型的动画公司,盈利方式比较简单直白,主要是“接活”赚取制作费。中国有很多这样的动画公司,你可以理解为是“外包”的形式;另一种就是做原创的动画公司,很多时候先不谈赚钱,起码要能好好活下去。

  创作永远都是唯结果论的,只有好的作品出现,才会得到投资方、平台的认可,粉丝才会买你的周边,付费看你的片子,这些所有的前提都是有好的作品。

  何小疯:其实做原创作品就像创业一样,本身有一定的失败概率。我认为首先创作者要摆正心态,做自己觉得好的东西,尽量不留遗憾。除此之外,一部好的商业动画有一个非常简单的标准,即是否有足够多人喜欢,以便证明它的商业价值。

  其实我们聊商业动画也好,商业电影也好,对标的都是艺术作品。艺术动画追求的往往是一些创新的手法和艺术的形式,是不需要面向大众的。而商业动画则不同,是面向大众的,这需要你的受众达到一定基数,然后足够支撑作品变现,而这个基数的大小最终取决于作品的体量。如果能够支撑,那它就是一部合格的商业动画。

  时代财经:现在很多国产动画会依托传统的神话题材,其本身IP就已经具备了粉丝基础,你们有没有想过尝试这类题材?

  其实我觉得没有必要去画一条线——有神话基础的好,没有的就不好。西游的IP是好的,但过去10年,类似题材的动画片绝对超过20个,最后火了的可能也就《大圣归来》一个。

  何小疯:其实各有各的难处。从操作角度而论,原创是从零开始做,而改编IP的难点就是需要打破观众对它固有的认知。如果你拍出来的东西跟传统的故事一模一样,观众会觉得很无聊,但如果过于打破认知,又是不容易被接受的。

  时代财经:《伍六七》作为一个原创IP,你们在创作它的时候有遇到什么困难吗?

  何小疯:最大的障碍就是没有参照物,包括你的美术风格、表演风格还有故事风格,以至于最开始我们去跟平台谈合作的时候,对方也是一头雾水。

  我以前喜欢打一个比喻,就像我们正站在一个广阔的草原上,你感觉哪个方向都是路,但你不知道往哪边走才是对的。所以只能自己去衡量,作为导演就必须要承受一些压力。

  时代财经:很多人会说国产动画“像日漫”,在日本动画已经做到极致的情况下,国产动画要怎样实现超越?

  日本动画产业所谓的强,并不是他们的创作者比我们更厉害,而是我们没有办法在动画生产的每个步骤都找到足够的人才。当发起某个项目时,我们没办法将这个行业中对应风格的美术、导演、分镜、后期、动画人才迅速的集中过来。而且大家的风格、制作体系流程都不一样,很难磨合,这个就是我们整个行业工业流程的缺失。

  所以,如果有一天中国的动画工业体系建立起来,每个步骤的人都足够职业化,人才也足够多,我们就能够真正的超越日本动画。

  何小疯:是的,我们国产动画还处于发展初期,培养人才是需要时间的。但好在目前中国动画行业已经能够吸引人才的加入。

  另外,一个行业良性的发展,就是能使身处其中的人得到应有的待遇。大家都说做动画是“用爱发电”,但通过商业模式的优化探索,能让大家靠做动画赚到钱,就会有更多的人才储备。

  何小疯:第一个就是要放弃你的语言梗,语言梗是喜剧里最常用的一种手法,但我们需要在这上面做减法;另一个就是有的作品为了出海会刻意做得更国际化,但是一些地方特色是不能抛弃的,外国的观众并没有那么想看一部跟他们认知差不多的片子;最后还是尊重创作规律,故事里的情感是相通的,跟全世界的观众产生共鸣。

  而且不是中国古风才是中国风,这个可能是目前市场上一些人存在的误会。其实我们当下的生活、环境、美食、建筑,这些都是中国元素。

更多